当前位置:黄山新闻网 > 综合 > 中国银行总行王永利-徽商银行遭股东变卖 12年撕逼上海滩神秘大佬终有结

中国银行总行王永利-徽商银行遭股东变卖 12年撕逼上海滩神秘大佬终有结

2020-01-11 08:27:41来源:黄山新闻网

中国银行总行王永利-徽商银行遭股东变卖 12年撕逼上海滩神秘大佬终有结

中国银行总行王永利,前两天,财兔君写了中国最大农商行―重庆农业商业银行回A补血终得证监会批准。文中说到换个地方,市值就能坐地翻一番的买卖让众多香港银行股垂涎三尺,做梦都想回A。

徽商银行就是银行股回A大军中的一员,可惜它”起得最早,却赶了个晚集“。

起个大早,赶个晚集

“A+H”上市城商银行概念最开始其实是徽商银行首先提出来的。

徽商银行在2013年港股上市之后,2015年就提交了A股上市申请。可惜排了3年队,在2018年2月撤销了A股上市申请,让后来者―郑州银行夺得“首家A+H股城商银行”称号。

历数徽商银行3年多的回A历程,财兔君看着都揪心,真可谓一波三折。

早在上市之初,徽商银行就已经开始谋划A股上市了。2011年,股东大会决议在上交所上市,甚至2012年证监会的IPO申报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中,徽商银行就位列其中。只可惜后来没啥进展了,直至2013年11月登陆港交所。8个月后,A股排队状态变成“终止审查”。

2015年6月18日,徽商银行再次备战上交所,向证监会递交IPO招股书申报稿。又可惜,拖拖拉拉两年多后,2017年3月中止A股审查。

到了2017年底,徽商银行换了董事长之后,又向证监会申请回复A股上市审查,证监会也点头了。财兔君咋舌的是,排队不到2个月,徽商银行又~又~撤回了上市申请。

这就是闹着玩呢!?一而再,再而三。

徽商银行也很苦恼,我也想上呀,奈何大股东扯后腿,后院不稳没办法。

这么来来回回,反反复复的折腾,都是源于股东和高管之间的内斗,大股东拒绝在IPO申请材料上签字。

如今,大股东“中静系”宣布出清手中的全部徽商银行股份,悉数卖给杉杉集团。未来,徽商银行回归A股或有转机。

神秘的上海滩大佬

话说,“中静系”与徽商银行的渊源要起源于2007年,中静集团与杉杉集团共同组建中静四海作为平台公司,入股徽商银行。

之后中静集团一路增持,直至2015年9月底,“中静系”所持股份超过安徽省能源集团,正式成为徽商银行第一大股东。

财兔君扒拉了下所谓的“中静系”,故事不少。“中静系”是指中静新华、中静四海、Wealth Honest、Golden Harbour、中静新华资管(香港)组成的公司。

“中静系”掌门人高央的公开资料甚少,寥寥无几。只知2015年上海市侨联推荐奥地利籍华人高央荣获“白玉兰纪念奖”。

(高央和上海市侨联上海市侨联沈敏主席)

财兔君百度了一下,更鲜艳的新闻就是2016年“中静实业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央、上海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运丹、虹口区区长曹立强受聘为上海财经大学校董”,排在上海电力和虹口区区长前边,这个咖位一定非同小可。

2016年的一纸起诉书解开了“中静系”的冰山一角。

去年,中静新华在其公开披露的《关于实际控制人市场传闻的澄清公告》中,明确表示上海宋基会持有中静实业(集团)有限公司97.5%的股权,通过股权投资关系控制中静新华,为中静新华的实际控制人。

更有趣的是,财兔君在上海宋基会的2016年审计报告坦诚相待,持有中静实业集团97.5%的股权,但是否认是中静的实际控制人。称“本基金会对上述被投资单位均不参与管理,无重大影响与控制”。

到了2017年审计报告中,上海宋基会这样的表述不见了。

到底谁才是中静实业的掌门人?徽商银行到底谁说了算?高浓度含RED量的宋基会所持有97.5%的股权是赠送还是另有目的?

国庆期间,财兔君就不再翻墙上外网继续扒了。

一锅粥的内控

背景深厚,神秘莫测的上海滩大佬自从12年前入股徽商银行,是一步浩浩荡荡的与管理层撕逼史。

矛盾激化以至于中静集团董事长高央在接受采访时,直言“中静与徽商银行董事会没有分歧,我们只与徽商银行董事长有分歧。现在外界认为是中静导致公司IPO中止,但实际呢?为何银监会一月发出5份罚单?为何不依据证监会的反馈意见进行回复、整改?”、”徽商银行重启IPO必将在原董事长李宏鸣辞任之后“。

高央口中的”董事长“就是李宏鸣,2013年上任,之前是安徽省宿州市委书记,来自行政系统。

徽商银行在此前没有任何银行从业经历的李董事长治理下,可以说是乱成一锅粥。

要不然,“中静系”董事拒绝在IPO文件上签字的理由怎会是,认为徽商银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问题,且申报材料中所描述的情况与事实不符。

八月底,安徽纪检检察网披露,徽商银行蚌埠分行党委书记、行长陈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紧接着,徽商银行已经退休的公司银行部原总经理吴耘(正处级)也已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。

徽商银行仅仅在2017年就收到银保监会12张罚单,处罚金额总计达230万元,原因包括贴现资金回流至出票人、贷款资金转存定期存单用于票据业务质押、贷款资金被改变用途、违规承诺理财产品收益等等,妥妥的处罚大户。

罚单不断、高管被查、资本连年下降之后,徽商银行历经董事会“大换血”、大股东“中静系”清仓。

内忧外患之际,这家全国首家由城商行、城市信用社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,也是安徽省唯一一家城商行是否能够雨过天晴,最终走完回A之路?